美丽钼都BeautifulMoly

>美丽钼都>文艺随笔>

战争中的人性
来源:金堆城钼业集团有限公司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    作者:● 易彦君    发布时间:2018/09/18    浏览量:97
  没有对白、没有解说,只是一群年轻的士兵在奔跑,隐隐而来的枪炮声和不断倒地的士兵,才让我透过明净的画面看到了战争。电影《敦刻尔克》,没有鲜血淋漓、驰骋沙场的战斗,这里讲述的是一次撤退,一次逃亡。
  1940年5月,在法国东北的小港口——敦刻尔克,进行了当时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军事撤退行动。英国政府派出海军前来营救,在德军海陆空三面夹击之下,满载士兵的船舰不断沉入海底。首相丘吉尔要求:力争撤离三万人。然而这里却滞留了四十余万的士兵。
  生机渺茫的沙滩上,咒骂声、哭泣声、呼号声不绝于耳,感到被抛弃的士兵们在咒骂“该死的空军在哪”“说好的支援在哪里”;在等船回家的队伍中赶走曾经的战友,好让自己生还的几率更大;有士兵蹈海求死,却无人劝阻,没有人知道干脆的死和受尽折磨的苟且哪一个更好。
  英国士兵汤米没有敌人拼死一搏的勇气,没有为国捐躯的壮志,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回家”。为了回家,送伤员上船后,汤米违反了下船的命令,躲在角落里;为了回家,士兵们互相推诿,逼迫他人冒着生命危险去检查弹孔;为了回家,他们污蔑战友是德国奸细,赶他下船以减轻自重;为了回家,被救的士兵甚至胁迫渔民调转船头,弃战友于不顾……
  战争毫不留情的撕扯下人类伪善的面具,露出自私、卑劣、渺小的一面;然而,炮火声中,这一切都被毫无保留的原谅、接纳——这是真实的战争,战争的真实。隔着屏幕我也能感觉到他们的绝望与挣扎,甚至想象自己在那样的环境中会不会有更加丑恶狰狞的面孔?
  人性是善还是恶,亦或是善恶共存?
  在战友快被赶下船的一刻,汤米挺身而出,“这是不对的……”“他是法国人,是盟军”“他只想回家,你们这么做是不对的……”
  船体下沉时,明明已经脱离危险的无名士兵回到甲板,打开了底舱的舱门,只有少数人在淹满海水的底舱中摸索到了这扇希望之门。这少数的生者,或许足已慰藉这个无名士兵余下的人生。
  海军的船舰不断被炸毁,士兵们没有了通往回家的路,英国政府对海边民船下了征用令。民用船主道森却在海军到来之前跳上船,向着敦刻尔克驶去,两个青春期的少年也紧随其后,道森对儿子和乔治说,那里很危险,看到年轻人毫无俱意,便全速前行。
  在天空上,战斗机飞行员驾驶喷火战机,试图击落正在轰炸船舰的德国战机,直到耗尽最后一滴油,坠落在茫茫大海上,他们心里曾闪过什么念头:一个人换一船人很划算,亦或是国仇家恨一起清算,也或许他们什么都没来得及想,凭着战士的本能坚持到最后。
  冲破飞机的封锁,躲过了燃油爆炸,民用船主道森从死神手里夺回了近百人的生命。就在他调转船头,准备送这些孩子们回家时,发现炮火纷飞的敦刻尔克布满无数民船。有渔人、有妇孺,还有耄耋老人,他们捧着热茶、毛毯,拥抱这些士兵,夸赞他们:“你们真棒”“你们受苦了”“咱们回家”……
  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突破德国战机的封锁线,越过89海里,一支杂牌船队救出了三十三万六千人,比起最初的三万援救计划,这似乎是个天文数字。
  汤米挺身而出、飞行员誓死报国、还有这支由平民组成的杂牌船队,也许就是人性中真善美最真实的写照,平衡了战争的残酷与悲怆,就像暗夜中的萤火,给人以希望。

打印】【关闭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