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钼都BeautifulMoly

>美丽钼都>文艺随笔>

从掮客到救世主
来源:金堆城钼业集团有限公司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    作者:●王 涛    发布时间:2018/08/08    浏览量:185
  一直很喜欢徐峥的电影,从《心花路放》到《港囧》再到这部《我不是药神》。他把中年男人的困顿、焦虑、挣扎和油腻演绎得淋漓尽致,仿佛那个人就是我自己。
  徐氏喜剧不靠无厘头征服观众,而是通过角色的尴尬、境遇的反差,以及接地气的小幽默和观众建立默契,  剧情的推进最终又和观众达成价值观的一致。
  这几年我们黑印度很厉害,但是它的制药业的确比中国发达,号称“全球穷人的药房”。因为印度政府以民众生活水平偏低为由,制定的《专利法》允许国内制药企业仿制任何一种进口药,而我国假货泛滥,唯独在制药上严格遵守世界知识产权保护协定。
  药品的研发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投入的时间和成本非常高昂。电影中的瑞士诺瓦公司把格列宁定价为4万元一盒,其实是说得过去的。整个故事冲突就从这个问题展开。一边要尊重劳动成果,一边要挽救生命。
  主人公程勇(徐峥饰)陷入两难境地。开始他卖印度神油,生意萧条,交不起房租,和前妻争夺儿子的抚养权,日子过得很是潦倒。屋漏偏逢连夜雨,老父亲这时又脑血管瘤破裂,需要8万元手术费,让他无处筹措。一个偶然的机会,白血病患者吕受益(王传君饰)给他提供了个点子,开启了他的掮客模式。
  第一次从印度带药回来,他每一盒卖5000元,净利润是4500元。此时,他的出发点就是赚钱,随着药品需求量越来越大,他赚得钵满盆满,大家都叫他“勇哥”,俨然一副黑社会老大的样子,自我感觉良好。
  然而由此他也接触到一个庞大的白血病患者群体,他们的生存状况触目惊心,有的倾家荡产,有的被家庭遗弃,有的屡次自杀,有的沦落风尘,有的皈依上帝。程勇的同情心被一定程度的激发,虽然赚钱归赚钱,但他觉得自己有责任为这些人继续供应药品,维持他们的生命,这是他的第一次心灵蜕变。
  卖假药有风险,成了暴发户的程勇看到另一个卖假药的被通缉,决定金盆洗手,并开了一家纺织厂,洗白那些黑钱。他以为就此成功转型为正规企业家了,可以不用再面对那些绝望的眼神,然而那些白血病患者不断有人离世,就连他的朋友吕受益也自杀了,这深深触动了他。于是他决定重操旧业,继续代售格列宁,这次卖500元一盒,而印度市场由于法律纠纷成本已经上涨到2500元一盒,他自己每盒要贴2000元。到这里程勇完成了第二次心灵蜕变。
  此时已经不再是利益驱动,而是为了良知和道义,用他自己的话说:“我是在还债”。他做不到没心没肺,他忘不了那些卑微的生命,他要救赎和自救。一个人只有灵魂的升华,才是真正的洗白。
  程勇的义无反顾充满了悲壮色彩。他知道自己被抓的那一天迟早会来临,就把孩子交给前妻抚养。瑞士诺瓦公司一直在给警方施压,要求把贩售假药人员绳之以法,他的前妻弟曹斌警官(周一围饰)也一直寻找线索。当然曹斌也非常矛盾,一方面要执法,一方面要讲人情,尤其是那位老奶奶抓着他的手说:“4万块一瓶,我病了3年,为了买药,房子没了,家人也拖垮了,谁家还没个病人,你能保证一辈子不生病吗?我不想死,我想活着。”他当即泪流满面。虽说法不容情,但曹斌放弃这个案子,本身就表明了态度。选择情重于法,这是角色的突围,让我看到另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到这里不得不说一个配角,一副杀马特造型的彭浩(章宇饰)。他把这个小人物塑造得十分惊艳,沉默、耿直、仗义,能动手的事情尽量不嚷嚷。当警察抓捕程勇时,他顶包开车结果被撞死,算是报答了程勇的恩情。他的死亡增加了故事的沉重,对警方执法的合理性产生了质疑。
  最后程勇当然是被抓捕了。他被警察摁在地上的一刻流泪了,不是为失去自由,而是为善举的终止。个人是无法对抗体制的,这其中包含了多少辛酸和委屈。他被押上警车行驶在长街上时,无数的白血病患者分列两旁,脱下口罩向他致敬。这充满仪式感的一幕让他释然,也让观众泪奔。在法庭上,他的陈述只有一句话:“我对自己的行为不做辩护,但是他们吃不起进口的天价药,他们就只能等死。”
  所有矛盾冲突,在故事结局得到解决,那就是抗癌药品被纳入社保报销范围,至此利益和生命、法律与柔情和谐共存,所有人也都不再纠结了,电影留下的唯有温暖和感动。
  一个人只有经历事情才能成长,程勇从苟且的小市侩蜕变为以苍生为念的大国民,犹如破茧成蝶,获得新生,对观众也不啻为一次精神的洗礼。我们需要直面社会现实,如此才能推动社会进步,在此感谢导演文牧野和一众演员的勇敢!

打印】【关闭

< 返回首页   

上一篇:满路花

下一篇:建企六十年随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