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钼都BeautifulMoly

>美丽钼都>文艺随笔>

理想和现实之间隔着一所带阁楼的房子
来源:金堆城钼业集团有限公司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    作者:●王 涛    发布时间:2018/05/30    浏览量:160
  有人说契诃夫是作家中的画家,这一点也没错。他的作品色彩斑斓,层次丰富,同时充满花圃的明快和森林的阴郁。还有人说宁愿用莫泊桑的全部小说换取契诃夫一个短篇,我认为这样做很划算。
  这篇《带阁楼的房子》写得相对晦涩,我因此多看了几遍。虽然也穿插了爱情,但总的来说和爱情没大多关系,它表现的是在社会剧烈变革时期两种思想的激烈碰撞,属于社会层面的问题。当然,契诃夫还是要化身为大城市来的文化人(这次是画家,先前是荣誉法官或者统计师)借宿在乡下地主的庄园里。地主有两个女儿,大女儿丽达是个女强人,一门心思想当上地方自治会主席,小女儿热尼娅则柔弱乖巧,只喜欢坐在藤椅上看书。
  契诃夫和丽达的相处总是不愉快,丽达注重实干,认为契诃夫的画作毫无价值,人们并没有因为他的画而幸福了一些,她甚至懒得和契诃夫说话,这给契诃夫的生活蒙上一层阴影。而热尼娅喜欢他的画,喜欢他描绘的另一个世界,这让契诃夫倍感宽慰,增添了自信,也喜欢上了热尼娅。本来他和丽达可以相安无事,但他不忍让丽达在错误的道路上也走越远,终究还是和丽达爆发了激烈争论。面对整个社会的腐朽沉沦,丽达主张改良主义,希望多修建学校、医院、图书馆等公共设施,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这本身也许没错,但是单靠这些小改革根本不可能扭转俄国的颓势。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处境并不比同时期的光绪皇帝好多少,两个帝国都是危机四伏,从内到外都快要烂掉了,且一直找不到出路。那么契诃夫认为必须进行釜底抽薪式的革命——“我们不要为这个残暴和卑鄙的动物卖命,不要维护旧制度,我们不想工作,就让这个地球掉到地狱里去吧。”不破不立,他主张人们多做些涉及灵魂的思考,不要只顾眼前的利益,而是要追求永恒的需要和普遍的目标,寻找真理和生活的意义。这让我想起了康有为的维新变法和孙中山的辛亥革命的区别,治痼疾得用猛药,不痛不痒的解决不了问题。
  两种观点的交锋在当时难以分出高下,因为一个是形而下的但有现实的收益,一个是形而上的但看不到前景。毫无疑问契诃夫是对的,可惜他没能等到列宁出现,没能等到十月革命。中国古训说君子和而不同,在争论中契诃夫也保持了绅士风度,何况大家的出发点都是好的。但是丽达却不是这样,她用亲情要挟热尼娅和契诃夫断交,这彻底伤害了他。
  契诃夫曾经以为热尼娅会和他在一起,他们将在画框里掌管树木、田野、雾霭和美丽的大自然,共同追求普遍的目标和生活的意义,然而热尼亚的背叛让他在和丽达的相持中失败。现实终究战胜了理想,他感到无比迷茫,永久地离开了庄园,只有那间带阁楼的房子在回忆里偶尔闪现。

打印】【关闭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