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钼都BeautifulMoly

>美丽钼都>文艺随笔>

岛国的救赎——《浪矢解忧杂货铺》
来源:金堆城钼业集团有限公司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    作者:●王 涛    发布时间:2018/05/21    浏览量:159
  前一阵国版《解忧杂货店》上映,逼得日版的只能改成《浪矢解忧杂货店》,两部电影都改编自东野圭吾的同名小说,但上映时间不同。
  这是一部关于救赎的故事。话说一个叫浪矢雄治的杂货店老板,年轻时和妻子并不相爱,于是和初恋情人私奔,后来妻子和情人相继离世,他感到内心的孤独与愧疚,开始以解答别人心理咨询的方式求得良心上的安定。街坊邻居有什么困惑,可以写信给他,而他则把回信放在墙上的牛奶箱里。起初只是一些简单而调皮的问题,渐渐的问题越来也严肃,命题也越来越沉重,涉及到理想、爱情、尊严、生死等,他感到自身责任的重大,也体会到了自身的价值。
  他说:“写信的人,他们都是内心破了个洞,重要的东西正在从那个破洞中逐渐消失,因而人的心声是绝对不能无视的。”电影选取了三个相对独立又互相关联的情节来表现主题,一个是鱼店音乐人松岗克朗在追梦过程中想要放弃,一个是武藤晴美因为缺钱想要做别人的情妇,一个是绿河怀了有妇之夫的孩子想要堕胎。
  电影的场景只有两个,浪矢解忧杂货店和丸光孤儿院,时间点也有两个,1980年和2012年。导演用时空穿越的奇幻手法完成时隔32年的不同人群之间的对话。当浪矢雄治于1980年生病住院后,他的杂货店就关门歇业了,但是在2012年三个不良少年因躲避警察追捕藏身杂货店,并且意外地收到了32年前的来信。他们怀着好奇心理看了这些信件,就像浪矢雄治当年一样也回复了这些信件,唯一的区别是他们不煲鸡汤,冷嘲热讽,反向激励。
  1980年12月浪矢雄治临死前那天,他到杂货店待了一晚上,让儿子在32年后发布消息说杂货店会在他32周年忌日那天复活,大家可以给浪矢雄治写信说说当年他是如何影响他们的生活的,结果当天晚上他就收到了32年后的诸多回信。这么说来,杂货店里的时间和外面的时间是不一致的,类似于“屋中方一日,世上已三十二年”,薄薄的铁皮门隔开了两个时空,而那些信件则像周星驰的月光宝盒一般穿梭自如。
  从2012年递回的信件在1988年前后发挥了作用。松岗克朗走出了事业的阴影,在丸光孤儿院演奏了自己的曲子《Reborm》(《重生》),当晚孤儿院失火,他救了小芹的弟弟,自己却葬身火海。武藤晴美接受了三个不良少年先知般的建议,拒绝做大款的情妇,在东京炒房炒股票,赚得盆满钵满,然后做起慈善重建了孤儿院。绿河的女儿映子发现了自己的身世后自杀未遂,看到当年浪矢雄治给母亲的信,于是知道自己是有母爱的,积极配合治疗,康复后做了音乐经纪人。
  三个不良少年仿佛是浪矢雄治的替身,完了他的未竟事业。在收信回信的过程中,看到了每个人面临的困境,然后给出中肯的建议。被人需要是一种幸福,相互给予是一种幸福,这种心灵互动产生的正向暗示,纠正了他们扭曲的人格。最后他们向警方自首,在救赎别人之后,也完成了自我救赎。
  何以解忧,唯有心怀善念。每个人都有一些艰难的时刻,都有暂时迈不过去的坎,需要获取外部的精神慰藉,需要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但是每一个抉择,都要不忘初衷,因此加缪说:“真正的救赎,是能在苦难之中找到生的力量和心的安宁。”

打印】【关闭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