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钼都BeautifulMoly

>美丽钼都>文艺随笔>

十 年
来源:金堆城钼业集团有限公司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    作者:●赵爱君    发布时间:2018/05/15    浏览量:282
  十年时间诸葛孔明也许可以完成北伐大业,十年时间陆游和唐婉在沈园相遇,已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十年时间那时的此间少年已为人父为人母。十年也许你我都已经历过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十年之间,你眼见一个人宴宾客,起高楼,楼塌了,世间繁华若一阵冰霜。十年在人一生当中,漫长而又转瞬,如烟如风却又铭心刻骨!
  十年前,带着少年的青涩走出校园,分别时,我们在车站抹着眼泪相互拥抱,我们再三重复着后会有期,却不知道十年后来看那竟是后会无期。校园里的我们毕竟有一双清澈的眼睛,即便万卷书册里刻画着世态的模样,却终究无法理解多少人曾叹息,在绝情的世界里深情地活着。
  十年里,最初我抱着简历,去了西安几十场招聘会现场,工作人员基本都是会意一笑,我们只要985和211。再后来,去了上海,满地的高楼和纵横交错的车流让人眩晕,高大气派的写字楼里,在中午经常充斥着泡面的味道,晚上,这里更是灯火通明,像是为扩疆土连年征战不知疲乏的将士,机器运行久了尚且需要暂停维护保养,而我的大部分同事却比机器运行的更长久。记得当时一位同事和我说,等我攒够了钱,就回老家买房娶媳妇,也不清楚自此多久以后,他才实现了自己那实在的梦想。十年前,以为有情饮水饱,可当兜兜转转很多年后,多少不够成熟的校园恋情败给了这赤裸裸的世道,如今看来,三毛说的是对的,爱情如果不落到穿衣、吃饭、睡觉、数钱这些实实在在的生活中去,是不会长久的。十年前,我曾在书本上看到,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以为自己真的懂得血浓于水的这种情义,十年之后,当我有了孩子,才明白子女无论做多少始终都欠父母的,这是一笔无法还清的债务,她们给你生命,养你教你,当你可以展翅高飞的时候,她们已步履蹒跚,两眼昏花,这辈子你始终都欠他们的。
  过去十年当中,我历经了很多平凡却又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状态,做过很多两难的决定,尝试过也不堪过。如汪峰歌里唱的,像我们这样的人生来彷徨,奔波着抗争着那无常的命运。血色浪漫里,郑桐坐在村口打谷场,对蒋碧云说,这日子…真没盼头,然而就是在那样无望贫瘠的环境里,他俩又相互鼓励,寻找哪怕一丝的光明,成年人的世界里,谁又不是一边被生活折断骨一边笑对这生活。
  十年,很多东西已面目全非,我们和往事也许依旧可以笑靥如故,但还是不得不承认岁月所带来的改变。十年,愿我们与过往干杯,与下一个十年再相约。

打印】【关闭

< 返回首页   

上一篇:六十年风雨奋进路

下一篇:喧 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