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钼都BeautifulMoly

>美丽钼都>文艺随笔>

我心中的金堆城(二)——走进金堆城
来源:金堆城钼业集团有限公司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    作者:● 张宽占    发布时间:2018/04/18    浏览量:231
  金堆城三个字虽然是地名,可早已成为金堆城矿、金堆城钼业公司、金堆城钼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代名词。今年建企60周年,我在这里度过了三十多年,洒下了辛勤的汗水,金堆城在我心中留下了许多永远也抹不掉的记忆。
  那时候,金堆城处于半封闭状态,交通不便,信息不灵。山外客运车极少,进山的职工绝大多数要坐火车到桃下火车站下车,换乘去矿上的班车。我第一次从华县坐火车上金堆城,听别人说火车快到站的时候一定要到最后一节车厢,下车就跑去买票,不然买不到票当天就进不了山。火车快要到桃下站时,我来到最后一节车厢,我惊呆了,全是金堆城的人。车还未到站,靠左边的车窗全部打开,没等车停稳,勇敢的小伙们齐刷刷翻窗而下,疾步向转运站跑去,简直是百米赛跑的速度。因为我经验不足,慢了半拍,当我跑到买票窗口时,前面已排了长长的队伍,买票窗口只能伸进去一个拳头。不一会儿,票买完了,我果然没买到票,晚上只好住转运站了,第二天才进的山。
  许多职工家属因为没有住房,就住在用荆巴条编成搭建的“干打垒”里,外面糊一层黄泥巴,冬天四面透风,寒气刺人,夏天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我住在寺坪单身宿舍,吃水来自文峪河,尽管河道有人洗衣服小孩洗澡,但经过机修厂净化处理还可以吃。但水严重缺乏,宿舍经常无水,楼道变得臭味难闻。一到夏天,一些人经常从窗户泼脏水,没几天一楼窗外地上蚊蝇乱飞。为保暖,我们的木床上都铺有草垫子,晚上躺下,臭虫活跃起来,弄得人“翻江倒海”,不得安宁,几次起来捉臭虫,臭虫钻进床板缝就用开水烫。
  为解决职工生活和一部分生产用水,1977年3月1日,春节刚过,金堆城依然天寒地冻,栗峪水源千人大会战在寺坪俱乐部门前举行,彩旗飘飘,锣鼓阵阵,去栗峪的道路上十多辆大卡车一字排开,待命出发。会战打响后,22里长的战线上人头攒动,或挥锹或舞镐,挖沟破石埋管道,一派紧张繁忙景象。有一个熟悉的身影让我永远印在脑海。那就是我们的经理尹鸿初。几乎每天从工地的寺坪端沿工地徒步,一个铝饭盒挎在腰间,他查看工程进度,现场解决遇到的困难与问题,与大家和蔼交谈,同吃送来的饭菜。
  金堆城的天气恶劣,冬天常常冰天雪地,特别寒冷,夏天常常见云就下雨,工人上班路上“雨天水泥路,晴天扬灰路”,一年四季离不开三件宝:“雨衣雨靴破棉袄”。生产24小时不能停,工人们实行三班倒:零点班,白天班,夜班,许多人形象地称“鬼班、人班、神班”。气候变化无常,工作环境极为艰苦,工人们爱岗敬业,一不怕苦二不怕累,靠人拉肩扛,加班加点,不计报酬,生产捷报频传,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涌现出了许多先进集体先进个人和劳动模范。
  作为一个矿报记者,每天都要骑着自行车下基层采访,走进厂矿车间,走进工人中间,走进工人家里,走进金堆城这个小社会,要写的东西很多,可最让我感动的还是那些先进人物的动人事迹。
  李南芳,三十亩地选厂磨浮车间一个班长,他用自己的模范行动带领全班人马年年月月超额完成生产任务,工人们信服他,给他送了一个绰号“无声手枪”。
  崔学义,一名配矿工,每天把一袋一袋不同品位的钼精矿粉搭配成合格产品,经他手的产品源源不断从三十亩地选矿厂运往全国多地。他几十年如一日,积劳成疾,患了神经性偏头疼,病魔随时向他袭来,一米八的大个子瘦得皮包骨头。
  房忠礼,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开着大矿车从白银调到金堆城,二十年下来他身体不适应了,组织上调他到生产二线开矿内通勤车。
  他每天早来晚走,还累计加班600多天,大家给他算了一笔帐:十一年干了十五年的活。
  还有“爆破王”刘浩元,“破烂王”武道汇等等。他们的感人事迹都在我的笔下展现过,不仅上过矿报,还上过省报,让他们的正能量得以传承和光大。
  那一年,老爷岭隧道贯通,钼城人无不欢欣鼓舞,进出山的汽车再也不用翻越那弯弯曲曲提心吊胆的老爷岭了,我把这一消息写给了陕西日报,那1007米的隧道那时竟堪称陕西最长的公路隧道。那一年,金堆粮站发生了一场大火,风助火势,烈焰滚滚,我写了一篇小报告文学《大火面前》,展现了许多钼城人奋不顾身英勇救火的动人场面。那一年春节前夕,金堆综合公司职工乘坐的出山回家过年的班车,在华金公路翻车,造成重大伤亡事故,汽车运输部几位班车司机路过现场,立即停车和乘客一起下到河道抢救伤员,并将伤员及时送往桃下医院,感人的场景让我不由自主的进行了采访报道。
  我被钼城人的精神深深地感动着,常常激励着我,无形中给了我热爱本职工作的动力。我只觉得宣传金堆城,宣传钼城人的精神是我光荣的责任和义不容辞的义务。因为是记者,就有了走进金堆城腹地采访的便利,我走遍了金堆城的山山水水,走遍了金堆城的各个生产单位,写了许多新闻报道,频频见于报端,有一些还登上了中央级大报,我觉得没有辜负一名记者的荣誉称号。

打印】【关闭

< 返回首页   

上一篇:钼•樱花

下一篇:梦开始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