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钼都BeautifulMoly

>美丽钼都>文艺随笔>

我心中的金堆城(一)——认识金堆城
来源:金堆城钼业集团有限公司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    作者:● 张宽占    发布时间:2018/04/10    浏览量:202
  动乱年代,我初中还未毕业,停产停课,就呆在家里务农,那时天下人都穷,家家都一样,父母不但为吃饭发愁,还没有柴烧。刚开始,生产队一伙人每天要到三十里外的莲花寺石渣厂附近的公路上捡煤渣。石渣厂每天要用翻斗车往公路上倒煤渣,那时还是砂石路,拉的煤渣还热乎乎冒着烟,大家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给自己刨一堆占着慢慢捡,到后来捡煤渣的人越来越多,自然有些人捡不到了,空手而归。煤渣捡不到了,怎么办?生产队一伙人又组织起来到大夫峪打柴,拉着架子车从华县老家进华金公路,到港子华阳一带山坡上砍树枝。
  我已是十八岁的小伙子,自然要为父母分担忧愁。我跟随生产队的一帮人也同样拉着架子车步行近百里,到华阳一带砍柴,当天半夜动身,下午三点才到。不能休息,天黑之前要弄满一车柴,晚上就在车下面糊弄一夜,第二天不等天亮就往回赶。“金堆城矿”四个字,对华县人来说如雷贯耳,无人不晓。就在这次打柴到华阳木材检查站,我问人家:金堆城矿离这还有多远?人家告诉我:从进山到这里才走了一半路。我的天啊,金堆城那么远!真是深山老林。
  这是我对金堆城的第一印象。
  那年我大学毕业了,学校先分配华阴一位同学到金堆城矿,那位同学说,金堆城属华县地盘,让华县的张宽占去。我一听坏了,深山老林,离家那么远,我不想去,并向学校提出了不去的“理由”。结果几天过去了没有动静,看来已经铁板钉钉了。我只好下决心拿着派遣证到金堆城报到了。
  报到的第二天,我迫不及待的想去采矿场,看看钼长的啥样,因为它将要和我结下不解之缘。我漫步在诺大的采矿场上,一座山正一层一层往下开挖,路旁边堆放着几台报废的“磕头钻”,已经锈迹斑斑,被先进的牙轮钻所替代,四五台电铲正在忙碌着往拉矿车上装矿石。钼究竟啥样,我有意识地低头寻找。我看到了一块闪闪发光的石头,问正在干活的一位工人师?“这是钼吗?”师傅说:“那是硫矿。”我又问:“那钼啥样?”师傅低头给我拣了一块矿石指着说:“这就是钼。”啊原来是银褐色。我用手一摸,竟然把指头染成褐色了。
  六月下旬,金堆城的夏天凉快的受不了。我报到时从家只穿了一个短袖,早上晚上冻的我身上起了鸡皮疙瘩。我身上只带了五斤粮票和八块钱,等待分配工作一天一天过去了,眼看粮票和钱快要用光了,初来咋到,举目无亲,我对组织科的人说我要回家,组织科的人说你再等二天,工作一分配你就回家。没办法只好等。我被分配到金堆矿报社当了记者。
  归心似箭,坐车无钱。听说矿上菜站每天有一辆车去华县拉菜,一大早我就在菜站悄悄地等着,果不然来了一辆解放大卡车,司机办完手续就上了驾驶室发动车,这当儿我悄悄地从后面爬了上去,神不知鬼不觉颠到了华县。
  这就是我第一次认识到的金堆城。

打印】【关闭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