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钼都BeautifulMoly

>美丽钼都>文艺随笔>

金堆城矿发现与亲历记(三)——编制报告 建设再上马
来源:金堆城钼业集团有限公司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    作者:●赵 亨    发布时间:2018/04/02    浏览量:269
  1958年秋,“大跃进”波及到了金堆城。金堆城钼矿储量被夸大到难以置信程度,不打这个钻孔节约了多少?不打那孔又节约了多少?……很快,勘探工作就结束了。这期间我负责接收商县夜村铜矿作为金堆城地质队整建制转移的后备勘探基地。我详细研读资料并实地考察后,发现根本不是什么大型铜矿,工作程度极低,浮夸十分明显,金堆城队几百职工,十几台钻机转移过去无法安排。向刚成立的陕西省地矿局领导反映后,局很快组织力量核查,取消了金堆城队整建制转移的决定。仓促间又决定成立洛华地质队,在洛南华县一带继续找矿普查,苏锡铭任队长,我任技术负责,分流出不参加最终报告编写的技术人员。
  几个月后局领导又决定洛华队与商洛队合并,我被调到渭北队接收安康恒口铁矿,作为该队的转移勘探基地发现又是一处虚假大矿向据反映撤销了原决定。过了不久,提交的“金堆城钼矿最终地质勘探报告”被全国储委退了回来,责令重新编写。
  这时已进入1959年,金堆城队已解散。任工责无旁贷要主持编写,我被任工提名调回来参与编写工作。编制最终勘探报告过程中,任工除全面负责外还重点撰写矿区地质,勘探工作及其质量评述,矿石加工技术,最终审定各种图件、表格。我则重点撰写区域地质、矿区构造等工作。此次拟定的矿体圈定原则及储量计算方法,在四、五十年后,矿山南部矿体补充勘探及深部矿体勘探中均被采纳使用。
  报告编制时当时人员少,工作量大,编制期间不得不日夜加班,那一年几乎未休息过一个星期天。
  针对评审意见最多的钻探取样质量问题,我作了专题研究,摸索出把坑、钻单样对比改成工程平均品位对比,这不自觉地符合了概率论及数理统计学的理论与方法,求出了不同品级矿石的误差,发现误差是有规律的,全矿区表内矿石的修正系数为1.36,即真实储量是钻探储量的1.36倍。后在生产中被基本证实。
  经过一年的努力,金堆城钼矿最终地质勘探报告的的图件编印终于完成了。
  1959年10月14日上午,我将印好的附图、附表、附件分别装入资料盒中,集中堆放于办公室一角,将原始资料堆放于另一角,将废图、废纸归扫在靠近房门的另一头,准备下午运往院内焚烧炉烧毁。但下午忽然通知我去地质局前楼参加反右动员大会。只好留下任工与应效德在后楼清理资料。应效德突然灵机一动,提议把废纸放在近旁卫生间倒垃圾的通道烧了算了。任工还在斟酌修编报告的文字初稿,也知道那里常有人烧过废纸,就答应了由他去处理。应效德把全部废纸推到卫生间,边点火边往垃圾通道里塞,以为这下可省事了……
  我在前楼开会,忽听到有人喊后楼起火了。急忙我赶到卫生间见应效德还在往垃圾通道塞纸,忙喊不要塞了,起火了!他也大惊起来。这时屋顶已开始向下掉块。我知道成品资料位置,赶紧把一盒盒的成品资料从窗口向下扔。不久,消防车也开到了,架起水枪向楼顶喷水。一百多盒成品资料终于抛了下来,原始资料因是散装,不便抛扔,部分资料也着火了。有人大喊“撤!快跑!屋顶要塌了。”
  楼下的人们在搬运资料,盒装资料基本完整,扔下来的原始资料因水淹脚踩已毁损得不像样子了。天黑了,大火已扑灭,我们生活与办公的顶层基本全部被毁,屋顶塌落前有的同伴抢出了自己部分物品,唯独我是一无所有了。在朋友的关照下勉强吃了口饭,尔后是保卫处、公安与消防民警不断的询问。很快,我被排除在责任人之外。剩下来是要我帮助寻找任工与应效德。警车拉我到护城河,又去任工家,最后还是在局院内找到了他们。
  任工坐在一个角落发楞,心想这撞上了大祸,几年上千人的辛苦毁于一旦,慌乱中不知如何是好?后经消防部门审查检测,确定失火的原因是对房屋结构不了解,误把垃圾通道当焚化炉。建住和设计也存在一定问题。
  抢救出的成品资料经整理后仍齐全,唯独缺失文字报告及光、薄片照片,我也想去看望被拘留的任工,告诉他资料情况,免他伤心着急。办好了手续,在警员的监视下,在拘留所我见到了任工。他泣不成声,告诉我文字报告手稿及光、薄片照片都放在家中,叮嘱我取出打印好,还要补写内容简要与结论两部分。我告诉他成品资料完好,请他放心,报告一定会如期搞好,事情一定会查清,不要有顾虑。
  后来任工被定为过失罪,判刑三年,缓期三年。1979年后,反右时的记过处分与此次失火判刑都得到了平反。在陕西省地质局总工程师戴天富及地矿处的过问下,我很快补写了残缺内容,经他们审查认可后交付打印复制,年底终于把全套资料送北京交全国储量委员会审查。这一报告获储委一致好评。现在的金堆城矿山,金钼集团有限公司就是根据这一地勘报告资料,建设发展起来的。
  在1980年全国科学大会上,金堆城矿的发现与最终地质勘探报告被定为解放后地矿部获奖的24项重大成果之一,获全国科学大会奖,我们普查组被地矿部授予找矿重大贡献奖,647队、金堆城地质队被定为功勋地质队。
  1962年9月我从北京地质学院毕业,应召返回陕西省地质局工作,这时正遇上金堆城钼矿试生产矿石泥化难选问题,矿山建设已下马。国家计委要求地矿部会同有关部门迅速查明问题原因,提出解决办法。陕西地矿局以西北矿产储量委员会名义邀请北京矿山研究院,陕西有色地勘局共同组成调查组赴金堆城矿区调查,陕西省地质局副总工程师关佐蜀任组长,任工与我参加调查组。这次调查,组内意见分歧很大。有的认为矿床本身辉钼矿粒度就太细,导致磨矿粒度细,就泥化而难选了。有的提出成矿过程中和成矿后断裂活动太频繁、太强烈,搓碎了辉钼矿,发育断层泥,造成了矿石难选。两者都认为钼矿虽大但无利用价值。对此,我很难认同,勘探时从坑道、钻孔中取的选矿样,试验表明矿石选别性能好,回收率高,原生矿石不存在泥化难选问题,试生产遇到的难选问题是剥离深度不够,是氧化作用造成的半氧化状态矿石,再剥离深一点就不会出现这问题。相持之下得不到解决。
  1963年初,我被指定为矿区技术负责,从解决矿石泥化难选问题入手,解决生产部门所有遗留问题,简称补课。这一年我按不同地质条件取了大量选矿样进行试验,结果证明前两种推断是无根据的,泥化难选完全是氧化作用所致,这些矿石量很少,略加剥离就可去掉。且可用潜水面圈定泥化矿石底界。
  1963年底我写出了正式报告,建议金堆城钼矿建设项目尽快再上马。这一建议经地矿部报国家计划委员会,终于再列入国家建设计划,金堆城钼矿又大规模建设上马了。在解决这一问题过程中,记得最深刻的是:有一次我几乎牺牲在井下。第一次下井取样,井下积水很深,我只能带头下井观察并排水。坐着绞绳套板下井后,中途不知不觉失去了知觉,携带的物品掉落井下,产生的巨响惊动了井上的同伴急忙向井内俯看,见我身体倒悬,地面同伴呼喊问话无反应,急快速提升返回,拖我躺地施救,一会我苏醒过来了,原来是深竖井长期未用,井下积聚二氧化碳过多,缺氧所致。
  通过补课,认识了矿山一些朋友,他们对普查组找到如此大矿的精神赞不绝口。联系多了,公司遇到重大地质疑难,不论是否是金堆城矿区的事,都常与我联系。尤其投资安徽金寨钼矿的评审验收(超大型),南露天矿体补充勘探报告验收,深部矿体勘探报告验收,都委托我作为专家组长,写出书面验收意见,并签字承担责任。从发现、勘探到复查补课、矿山再上马建设有近十年时间,我在为此忙碌。这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一段青春年华,它给了我知识、智慧,也奠立了我一生的基本方向。

打印】【关闭

< 返回首页   

上一篇:矿山情

下一篇:一份执念三代情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