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钼都BeautifulMoly

>美丽钼都>文艺随笔>

一份执念三代情缘
来源:金堆城钼业集团有限公司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    作者:●高子阳    发布时间:2018/04/02    浏览量:307
  光阴荏苒,岁月悠悠,转眼间我已在金钼集团工作近十年,公司也即将迎来60岁的华诞,打开尘封的记忆,我们家祖孙三代和金钼集团的情缘仿佛历历在目。
  1958年7月,三十多岁的祖父作为金堆城钼矿筹建处的一员,辗转千里,携妻带子,离开了辽宁广袤肥沃的黑土地,来到秦岭深处的金堆“城”,成为金堆城钼矿建设第一批“拓荒者”,从那时起我们这一家十来口人的命运、工作、生活就紧紧和金堆这个名字交织在一起,转眼已是60年的光阴。
  初到金堆城,生活艰苦,交通不便,我们一家人连同另外几家人挤住在矿院那一排篱笆搭建的临时房里,每家之间用木板隔开。祖父的工作主要是招收新工人,此外还要从杨家杖子矿务局调入采、选工人骨干;祖父带着老一辈金堆城人的三件宝——雨衣,雨靴,破棉袄,拖着那条伤残的腿(祖父45年参加革命,解放战争中负伤)下洛南、进华县、奔辽宁、四处辗转,招来了金堆城的第一批工人。62年公司下马缓建,矿区死气沉沉,失去了生机活力,显得一片荒凉。在那段折磨人的日子里,祖母多次和祖父发生争吵,却又每每换来的是祖父淡然的一句“你这是资产阶级享乐思想”。也正是因为祖父的这句话,祖母也作为一名家属工,投身到公司建设的队伍中去,靠着手刨肩扛,用小车推出了一车车的矿石。
  1972年,在那段特殊的时期,祖父被停止工作,年仅16岁的父亲初中没毕业就在露天矿当起重学徒工,后来改行成为一名汽车驾驶员。公司筹建百花岭选矿厂,父亲从露天矿调到了设备筹建处,往返奔波于桃下和金堆之间运送设备,后来调到钼炉料产品部运送产品。由于父亲长年出差在外,儿时的我对父亲的记忆都是模糊不清的。父亲这一干就是近40年,甚至放弃了去上工农兵大学的好机会,任劳任怨,从安全驾驶,到汽车维护及保养一直都是领导和同事心目中的典范,连续多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
  2008年,我回到父辈工作的单位,成为钼炉料产品部焙烧二分厂的一员。随着年龄和经验的积累,逐渐成长为生产环节的一名中坚力量;节能窑改造以来,我担任焙烧班班长一职,面对着这种从未接触过的新生产工艺,通过外出学习,与同事们悉心的探讨,经过半年时间的钻研,我们就创造了月产量达到700吨以上氧化钼的成绩,而且也使天然气单耗大幅下降,产量成本均已达到了国内同行回转窑焙烧氧化钼的领先水平。
  白驹过隙,韶华易逝,祖父的坚守,伴随着企业创业艰辛,步履蹒跚;父亲的兢兢业业,陪同着企业茁壮成长,蒸蒸日上;而作为金堆城的员工的我,深感重任在肩。
  60年岁月沧桑,我们祖孙三代生命中最美好的芳华均献给了金钼集团,但是我们无怨无悔,只为心中这份坚守,这份执念。

打印】【关闭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