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钼都BeautifulMoly

>美丽钼都>文艺随笔>

芳华:向一代人逝去的青春致敬
来源:金堆城钼业集团有限公司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    作者:●王 涛    发布时间:2018/02/07    浏览量:530
为了看懂冯小刚的《芳华》,我提前一周看完了严歌苓的同名原著小说。故事以1970至1980年代为背景,讲述了在风云激荡的时代变革中,一群充满理想和激情的部队文工团战士,经历了成长中的懵懂爱情和残酷的人生变故,曾经高度一致的信仰分崩离析,各自归于反差巨大的现实生活。
  作者严歌苓化身为文工团演员萧穗子,性格善良包容;林丁丁是像林黛玉一样的江南富家女,傲娇高冷,是文工团的台柱子;郝淑雯是高干子女,资质平平,但精于世故。男主角刘峰是文工团里的活雷锋,脏活累活争着干,处处为别人着想,是绝对的暖男。女主角何小萍是一个受伤害和受侮辱的人,不被那些出身高贵的团友待见,始终处于孤立状态。
  电影和小说的区别是,把大多笔墨用在文工团的日子,既温情又怀旧,而对多年以后的现实生活涉及很少,虽有戏谑和荒诞,但批判的力道明显不足。小说恰恰对文工团解散后每个人的命运走向做出讲述,因而更具有现实意义。有几个重要的情节必须单独拿出来说说。
  一是刘峰的“耍流氓”事件。刘峰一直暗恋林丁丁,但在林丁丁看来,刘峰照顾她对她好都可以,但这个被经常愚弄的老好人怎么配得上爱她呢,因此当刘峰拥抱她时她很受惊,一时怔住后就开始反抗和哭泣。在电影里二人是暧昧的,你情我愿,只是被人发现后林丁丁出于自保,才卖了刘峰。
  二是何小萍患上的精神病。何小萍在文工团里属于被排挤的异类,地位低下,后来下放到作战部队当护士,整天面对血肉模糊的伤员,见证战争的残酷。但是一次偶然的机会,让她成为“战地天使”,这过山车一样的命运反转让她很受刺激,这也是导致她患病的原因。在小说里做了细致的铺垫,并不像在电影里来得这么突兀。不过她作为精神病人观看文工团的最后一次演出时,那熟悉的舞蹈触动她的心灵,她被唤醒,一个人出去在草地上翩翩起舞。这是对整部电影的点题,即困顿中的美好向往,精神孤岛上的浅吟低唱。
  三是林丁丁们最后的结局也不好。起初他们都很势利,争着嫁给部队首长的儿子,但终于发现很难融入对方的家庭,情感生活千疮百孔。在小说里林丁丁嫁给官二代后,身材走形又没文化,被婆家看不起休了。郝淑雯抢了萧穗子的初恋男生陈灿后也离了婚,嫁给一个暴发户。萧穗子也离了婚,安心写作。
  而我们的男主角刘峰在越战中负伤残疾,穷困潦倒地在海口讨生活,被城管欺负。女主角何小萍病愈之后来找他,两人相依为命。
  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凤凰落地,终归凡尘。就像那首《雪绒花》所唱:“世上有朵美丽的花,那是青春吐芳华,铮铮硬骨绽花开,滴滴献血染红它。”
  冯小刚在这部电影里是节制的,除了浅尝辄止的黑色幽默,并没有太多的对人性丑恶的讽刺,对体制和时代的鞭挞,对社会弊病的控诉,没有进一步触碰敏感的政治雷区。比如说这些年轻人对文革中冤死的亲人视而不见、道德和身体的禁欲带来的青春躁动、官二代炒房炒地皮的腐败,以及社会对战斗英雄的尊严践踏。
  一代人的信仰随着文工团解散和改革开放而崩塌。核心价值观沦丧,社会风气恶化,物欲横流,都是对崇高理想的消解,这让那些曾经拥有献身情怀和革命话语权的人失去位置,手足无措,产生了幻灭感。
  因此,他们的青春里包含的使命,既要缅怀,也要重建。

打印】【关闭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