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钼都BeautifulMoly

>美丽钼都>文艺随笔>

和母亲的故乡
来源:金堆城钼业集团有限公司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    作者:● 王 佳    发布时间:2018/01/24    浏览量:266
  今天天气不错,远处的山脉清晰可辨,太阳也出来了,风不是很强,微微的很舒服。在这样的天气里心情都是好的,深深呼吸一口没有雾霾的空气,五脏六腑都是个舒坦。上班路上看到田野里的麦苗、还有挂着“红灯笼”的柿子树思绪一下子就回到了儿时的故乡里。
  我的母亲是一名乡村医生,由于父亲常年在外工作,母亲和我还有哥哥就一直生活在村医疗站里。医疗站其实就是两间房,一进门是个厅,左边是我们的卧室也是我们的厨房,右边是诊室也是药房,后面是个大院子。母亲在院子开辟出了一块菜地种了辣椒、西红柿、茄子还有青菜、蒜苗。有一年菜地里萌出了一株向日葵,可把我开心坏了,告诉母亲这是我的杰作。每天浇水施肥,顶着太阳也要看花盘转头,那株向日葵在我的呵护下长得很好,比成年人还要高,花盘也很大,来看病的人都说没见过这么大的花盘。然而好景不长,有一天我放学回家,看见向日葵的花盘不见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杆。问母亲也不知去向,我一边咒骂一边哭,从那以后地里再也没有长出过向日葵了。
  小时候我和哥哥最讨厌下地干活了,由于母亲要上班还要兼顾庄稼,所以我们下地干活总是中午。尤其是中午去苞谷地里拔草最为讨厌,顶着烈日不说,拔草时顺着苞谷一行一行的走过去,我们胳膊上、脸上总是被苞谷叶划伤,一出汗就火辣辣的疼。再一个讨厌的事情就是跟着母亲大半夜出诊,那时候村里人生孩子还都是在自己家里生,难免有些孕妇是大半夜发作的,每每这时人家来敲门叫母亲,母亲都要把我和哥哥叫起来陪她一起去。这样第一是放我们在家不放心,第二是可以给她壮壮胆。记得有一次去给住在沟里的一个孕妇接生,回来已经是半夜了,路上鸟叫,坟茔,怪树,吓得人心惊肉跳。母亲拉着我们一路小跑,突然哥哥说前面有人,我们一看真的有个人站在路边,吓得我们三个手紧紧的攥在一起,母亲把我们带进了路边的玉米地让我们蹲下,嘱咐我们不要出声,她猫着身子从身上背着的医药箱里拿出一把手术刀,又拿出一把手术剪递给了哥哥。母亲独自向前走去,没走几步她突然笑着叫我和哥哥出来,原来那个“人”是立在庄稼地里的稻草人,虽然一场虚惊但是却惊的我们出了一身冷汗。
  再后来父亲因故残疾,母亲就更加忙碌了。好强的她不但要挣钱,地里的庄稼还从来不落在人后。一面照顾父亲,一面应对和弟兄妯娌的矛盾,还要面对村里的流言蜚语。为了多挣钱,上门看病的范围甚至都扩展到了相邻的几个村。经常放学看到门锁着我就安静的坐在门墩上等她回来,有时候等不回来也就只好饿着肚子上学,有时候邻居看不过去给我一碗饭,那时候也没觉得多么辛苦。夏天母亲会陪着我们在村委会的后院抓知了,冬天也会陪着堆雪人。那时候最喜欢听母亲打算盘的声音,噼里啪啦算账的时候算的又快又准。
  为了照顾父亲我们已经离开家乡二十几年了,前年回去,村里的卫生室建的很是气派,蓝白配色十分醒目,里面的设施也很齐全,年轻的医生、护士,院子里水泥地面干净整洁。可是那株向日葵,那次虚惊一场,苞谷叶子刷伤皮肤的痛感,母亲拨弄算盘的情景已成为过往。现在母亲已经老了,头发早已花白,只是个性依旧好强,导致与子女之间也偶有冲突,每次冲突后都深深的自责,那些艰苦的岁月是母亲陪着我们一起,那些父爱缺席的日子里是母亲加倍的付出才让我们生活无忧。每次提起家乡,怀念童年的时候,这些往事就会像电影一样一帧一帧的从脑海走过。感谢母亲给了我坚毅的性格,感谢故乡让我在逆境中从未放弃、在顺境中从未自满。

打印】【关闭

< 返回首页   

上一篇:故乡的河

下一篇:腊八,粥香人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