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钼都BeautifulMoly

>美丽钼都>文艺随笔>

我的丑娘
来源:金堆城钼业集团有限公司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    作者:●詹海瑛    发布时间:2018/01/05    浏览量:466
  我的老娘,她很普通,普通的如同泥土。她生活俭朴,不会打扮,就连洗头用的还是洗衣粉或肥皂。
  我的老娘脾气暴躁,爱唠叨,我小时候很怕这个凶巴巴的人。童年时妈妈用的口头禅就是:“我数一二三,你给我过来!”她总是很严厉,“摔倒了,自己爬起来,不许哭,想一想,为什么会摔跤?”,“‘人’就是一撇一捺相互依靠,相互帮衬,站得端端直直,做事堂堂正正”。
  后来,我慢慢长大了,也变得倔强。然而妈妈的个性还是没有多大改变。叛逆期的我常常顶嘴,经常被骂哭。我记忆最深刻的是上初中时,有个星期天,妈妈凌晨三点半起床做好饭,喊我和她一起去采连翘(连翘是一种中药材),我很不情愿的背起两头用绳子绑好的蛇皮袋子,装几个黑面馍,和她一起去甘沟。在明亮的月光映照下,我们走了两个多小时,才到深山有连翘的坡下。一户人家映入我眼帘,小姑娘八九岁,大姑娘十五六岁的样子,手、脸、头上都很脏,衣服破烂的遮挡不住身体,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一个劲地对着人傻笑,旁边放着一个很脏的空碗。妈妈看见后,连连叹息:“太可怜了!”。她把自己的干粮给那两个姑娘,还命令把我的一半也给她们,说:“明天和她一起,再送些衣服和吃的。”我说:“要送你送”,话音未落,就被妈妈臭骂了一顿。
  大人们为了能多采连翘,上山很早,山上露水很大,不一会衣服、鞋全都湿透了。妈妈和李婶竟然在这样的条件下,一边唱着山歌、秦腔,一边采。她们把每颗树上的宝贝都摘得干干净净,而我噘着嘴不情愿地嘟囔着,这棵树上长的粒小,那棵树上长的太稀。太阳下山了,大人们都采满了一大袋子。这时我才发现我的袋子边不知什么时候挂了一个大口子,连翘漏的不多了,我头发蓬乱,花脸猫似的走到妈妈面前。“这山望着那山高,这树看着那树好,干活一点都不踏实,袋子划破了都不知道,你说你能干了啥?”我流着眼泪瞅了她一眼,心里那个恨呀!
  回家的路上,刚走到大坡下,一个年纪很大的老奶奶吃力的拉着一辆装满黄橙橙玉米棒子的架子车。妈妈毫不犹豫地放下扛着的连翘去帮她,还叫我也去帮忙,我们费了好大的劲才把车推上坡。我埋怨妈妈:“咱和她非亲非故,你咋那么爱管闲事。”话一出口,又被妈妈骂了一顿。当时,我又饿又累又气,两眼瞪着她,心想,我咋有这么个怪物妈!
  上高中后,我对妈妈的看法发生了改变。那时,我一个人要去几十里外的县城上学,每周末回家,妈妈早早做好饭站在路口守望着。离家时,妈妈恨不得把家里所有好吃的都装给我,一遍又一遍叮嘱:“注意这个记住那个”。走了很远,我一回头妈妈还站在那里挥手,然后抹了抹眼泪。那一瞬,我理解了她的责骂,她的严厉。
  不知不觉间,老娘已经八十岁了。她真的老了,满头白发,满脸皱纹,甚至连生活都不能自理。她的两条腿弯曲了,佝偻的身体靠两根拐杖支撑着。而每到星期天,她总让爸爸做一桌子饭菜,等着儿女们回家。
  我的老娘,她不出众,性格还有点暴躁。可她却为儿女们倾尽一生的心血,她的严格、责骂和言传身教,教给我们做人的道理。我们姐弟四人虽然都是普普通通的工人,但我们勤劳节俭、踏实工作、吃苦能干、善良本分、乐于助人。
  妈妈,女儿会努力成为您的臂膀,您的拐杖,我会铭记您的教诲,把尊老爱幼、关爱弱者、勤俭节约、助人为乐、无私奉献的好家风传承下去,发扬光大,您会是世界上最幸福美丽的妈妈!

打印】【关闭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