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钼都BeautifulMoly

>美丽钼都>文艺随笔>

我和我的金堆城
来源:金堆城钼业集团有限公司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    作者:刘   栋    发布时间:2022/05/05    浏览量:278

       登上月球之后阿姆斯特朗对全人类说“这是我个人的一小步,却是人类的一大步。”此刻,脑海想着这句话,思绪逐渐进入记忆中的金堆城。

       人生第一道记忆是在寺坪幼儿园的午睡床上,那是即将庆祝建军节,我被分到了一身白色海军制服和海军帽,老师在窗外用喇叭催着小朋友下去练队形,眼瞅着楼下越站越少的空位,我却怎么也扣不住熊猫造型的扣子,急的我直冒汗,那画面就好像至尊宝在悬崖边满头大汗对白晶晶说,是谁绑的裤带?这么紧!最终,迟到的我没有抢到数量有限的玩具刺刀枪和更显眼的位置。

       父亲那时在老家洛南,和母亲两地工作。从小我跟着家人两头跑,以前交通不便,从县城坐大巴车到黄龙铺,在父亲工作过的林业站吃完晚饭后,站上的叔叔就开着军绿色偏三斗顺着东沟那条路送我们去金堆。这时往往天色已暗,经过长时间夜行到达山顶后,我睁开朦胧的眼睛,看着远处漫山的星光点点,那是寺坪的万家灯火,心里每每不由得激动起来,回到家了!

       外公从小是孤儿,早年参过军,转业太原后又调至金堆城,八十年代在县城就修起两层小楼,进入千禧年又在西安购买了家属楼,这些凭借自己的勤劳,更依托着金堆城的发展壮大。记事起,我跟着外公在露天矿采区打更,陪他摘旁边荒地里种的豆角。中午,他带着我去职工食堂打饭后带回寺坪一宿舍吃。吃完炒土豆丝剩的汤,全倒进半碗苞谷糁中,他告诉我这叫“高汤”,苏联人都这样吃,而且苏联人吃饭时都不说话。

       从外公辈算起,我已是矿三代了,大学毕业后回到大山,在前人的道路上接力建设金堆城。组织给我的第一个岗位是采制成品钼精矿的样本。阳光下的库房里矿尘弥漫,钼精矿像金属制成的雪花飘舞,左手“标枪”右手“桶”,我挨个向产品袋子里“捅”,即使浑身武装如同“大白”,但可爱的钼精矿仍能想方设法钻进衣服、口罩里。多年过去,金堆城贯彻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投入环保巨资使人与自然更加和谐共生。再探工作旧处时,已然干净整洁、窗明几亮。

      辗转又到宣传岗位工作多年,纸、笔、镜头跟着我和同事,还有那辆“新闻005”猎豹越野车,踏遍了金堆城的山山水水,让我得以记录下球磨检修中繁忙的“企业蓝”、采矿场中川流的“装甲蚂蚁”、栗西尾矿库泵浆的“灰色动脉”、冶炼炉中的“火树银花”、高新园区挥舞的“蒸汽朋克”……感恩这些经历,让我和金堆城更加亲密无间、血脉相连,彼此守护。遗憾的是一直没能成行中原大地的汝阳矿藏和山的那边海的那边的山东光明,但我相信未来必能成行。

2018年的60周年矿庆,与同事设计布展“钼光如炬”成就展和纪念册。酷暑五月,异地办公,往返吃、住、工作三点一线,集结群贤智慧,若干通宵达旦、无数激烈探讨,务求尽善尽美、赏心悦目、不留遗憾。最终,展厅和画册成为庆典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成为访客和员工了解金堆城波澜壮阔发展史的一扇窗。参与其中的我,既是难忘历练,更是精神洗礼。

       青春难留少年时,人到了一定阶段就得去更广阔的天地实现抱负。那一年,最值得叙说的还是金堆城总部高举改革大旗,冲出秦岭,奔赴秦东。当时有感撰词:“《破阵子·秋思 将往渭南》苍翠连绵易尽,红殷续染群山。一甲光阴不寂寞,雄士浩瀚吾欲及。金钼换新颜。引志初心不改,意如磐石般坚。遍撒热忱报秦岭,再踏征途赴渭原。新程又扬帆!”再回看,心中仍涌起意气风发的豪迈之情。

       思绪拉回到现在,如今的金堆城高台起势、全力破题:矿区环境不断提升、上下产业链齐力发展、多元业态持续发力、软硬实力携手共进……曾经走出大山的“一小步”,变成了金堆城历史发展的一大步。

祝福我的金堆城,未来更加美好!

 


打印】【关闭

< 返回首页